忘记密码
帐号
密码
  
欢迎光临江苏发行网
首  页 | 文化新闻 | 出版社 | 发行单位 | 出版观澜 | 馆配 | 图书 | 音像 | 报刊 | 电子出版物 | 文化艺术品 | 诗意名城 | 一字千金
动  漫 | 休闲游戏 | 手机小说报 | 视 频 | 文交会 | 文化焦点 | 名家名作 | 我新我秀 | BBS | EMBA | 29中 | 总平台
  购买本书的顾客还买过  
童乐开心剪1-8
童乐开心剪1-8
国际大奖小说(升级版)——时代广场的蟋蟀
国际大奖小说(升级版)——时...
学会爱自己(含3册)
学会爱自己(含3册)
窗边的小豆豆(新版)
窗边的小豆豆(新版)
问号小侦探——魔法城堡
问号小侦探——魔法城堡
问号小侦探——神秘的喷水池
问号小侦探——神秘的喷水池
  销售排行  
 编织记忆(注音版)
 《青铜葵花》
 世界少年文学经典文库:童年
 杨红樱成长主题绘本:小猪上学
 杨红樱成长主题绘本:七个小淘气
 让我安静五分钟
 101个影响孩子一生的小毛病
 倾情小说拼音本-亲亲的蛇郎
江苏发行网 >> 图书 >> 少儿
苦儿流浪记(儿童版)
苦儿流浪记(儿童版)
商品编号:JSFXW20091211230928 版号:9787535344632
开    本: 装帧:平装
版    次:2009-6-1 第一版
发行单位:江苏发行网
出版单位:湖北少儿出版社
著 作 者:(法)埃克多·马洛
译    者:傅金纯
商品数量:0本 被浏览1248次  缺货
商品折扣:8 折  赠送积分:0分  共节省2.00元
商品价格: ¥10.00元
¥8.00元
市场价 会员价

 推荐理由


一本家喻户晓的儿童名著,一部被多次搬上银幕的经典作品。
  全而展现世界儿童文学精粹,倾力打造中国孩子最喜爱的经典童书。


 先读为快


弃儿雷米从小由一个石匠的妻子巴尔伯兰妈妈抚养。由于石匠受伤残疾失去了工作,为了生活,石匠把他卖给一个流浪的卖艺人维塔里斯,从此雷米和卖艺人带着几只小动物到处流浪。维塔里斯是个心地善良的老人,他待雷米很好,教他读书、写字、弹琴。维塔里斯在一次卖艺中,不幸被警察送入监狱,出狱后又不幸冻死。后来,雷米被一个花农救走,花农因一次天灾,花房全部损坏,还不起债也被送进监狱。雷米只得又去流浪。他遇到许多困难,毫不灰心,最后找到了亲生母亲。
作品文笔细腻传神,情节跌宕起伏,悬念丝丝入扣,展现了文学艺术的魅力。打开本书,读者一定会爱不释手。


作者简介


埃克多•马洛(1830—1907),法国著名作家。他出生于法国西北部一个公证人家庭,曾在里昂读书,后到巴黎学习法律。离开学校后,马洛进了一家公证人事务所工作,但其兴趣不在法律,而是在文学创作上。马洛是位多产的作家,一生写了70多部小说,代表作有《苦儿流浪记》《孤女寻亲记》《爱情的牺牲品》《罗曼.卡尔布利奇遇记》等。


目录


第一章 捡来的孩子
第二章 流浪中成长
第三章 短暂的幸福
第四章 重新流浪
第五章 转机
第六章 煤坑遇险
第七章 获救
第八章 找到新家
第九章 疑问
第十章 母子大团圆


书摘插图


第一章 捡来的孩子
我是一个捡来的苦命的孩子。可以说,我是一个没有自己的家乡,也没有出生地,更没有爸爸妈妈的苦命的孩子!八岁了,我像其他孩子一样,总以为自己有个妈妈。这是天经地义的,想都不用想的呀!
在过去的岁月里,每当我伤心流泪的时候,就有一个女人温柔地搂着我,拍着我,哄着我,我躺在她怀里也就不哭了;每当我挨冷受冻,遭受风雨或者与小伙伴吵架时,那个女人总是呵护我或者开导我。她和我讲话的态度,她看着我的眼神,她对我的抚爱,她责备我时的亲切口吻,这一切都使我相信,她就是我的母亲。后来我才知道她只是哺乳我长大的养母。
我和养母住在夏瓦侬,那是法国中部最贫穷的一个村庄。在卢瓦尔河支流的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边,有一所房子,我就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时代。
八岁以前,我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见过男人。然而我的母亲不是寡妇,她有丈夫,是个石匠,名叫杰罗姆·巴尔伯兰,他像当地许多工人一样,在巴黎做工。自从我懂事以后,他从来都没有回过家,只是偶尔托他的同事回村时向巴尔伯兰妈妈捎个信儿。十一月的一个傍晚,我在门口劈砍树枝。一个陌生的浑身脏透了的男人来到我们家的篱笆门前,问我巴尔伯兰妈妈是不是住在这里。巴尔伯兰妈妈闻声跑了出来,正好与陌生男人打个照面。
“我从巴黎带消息来了。”他说。我们不止一次听过这句简单的话了,但这次捎信人说话的语气与过去完全不同。
“呀!天哪!”巴尔伯兰妈妈一惊,紧紧握住双手喊了起来,“杰罗姆出事了吗?”
巴尔伯兰妈妈把陌生男人请到了屋里。那个男人坐在壁炉边,向我们叙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:杰罗姆的下半身被压在倒塌的脚手架下面,因为有人作证,说他不该站在出事地点,因此老板拒绝支付抚恤金。巴尔伯兰妈妈想去巴黎看看,但是要花那么多钱,做这样一次长途旅行,简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!
日子一天天、一周周过去了,杰罗姆经常写信来要钱,最后一次口气十分急迫,声称如果没有钱,就叫我们先把奶牛露塞特卖掉!奶牛啊!在农民眼里是个宝啊!一个农民家庭,即使再穷,只要有一头奶牛,全家就不会忍饥挨饿了!而且我们的奶牛露塞特,还听得懂我们的话,懂得我们的意思呀!
可是我们不得不卖掉奶牛!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杰罗姆的要求啊!
卖了奶牛露塞特,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,我好像总是能听到它低沉的呜咽声,那呜咽声真让我伤心极了!
狂欢节到了,我们家,可以说真是一无所有了。怎么过节呢?没有办法.巴尔伯兰妈妈只好向东家要了一杯牛奶,向西家讨了一块黄油,当我中午回家的时候,看见她正在往一个大瓦罐里倒面粉。面发好了,巴尔伯兰妈妈把煎锅放在炉子上,并在锅里放上黄油。煎锅在火上发出吱吱声,那是一支令人愉快的乐曲!同时,我闻到了一种好闻的、好久都没闻到的香味!
突然,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。一会儿,木棍敲击着门槛,门猛然开了。
“谁呀?”巴尔伯兰妈妈问道。她没有转身,也没有听到应答声。一个男人走了进来,在火光的映照中,我看见他身穿白色工装,手上撑着一根粗木棍。
“这里在过节吗?好好过吧,莫客气!”他粗声粗气地说道。
“呀,天哪!”巴尔伯兰妈妈转过身惊叫起来,急忙把锅放在地上,“杰罗姆,是你呀!”
她一把抓住我的手,朝那个男人走过去,说:“这是你的父亲!”
我走过去,想拥抱他,但是他却举起木棍挡住我并问:“这是谁?”
“雷米。”
“你不是对我说过……”
“是啊,可是……那不是真话……因为……”
“啊!不是真话,不是真话!你骗了我!”
他举着木棍朝我走来,我不由自主地往后退。我心烦意乱,不敢随便乱动。后来,我靠着桌子望着他。这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,面容冷酷,神情呆滞。由于受伤,脑袋耷拉在右肩上。这副模样叫人一看到就感到不安。
“爸爸!这就是我的爸爸!”我在心里不由自主重复着,感到非常难过。
杰罗姆坐在桌子边,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只是偶尔瞟我一眼时才停下来。我心中像塞进一团乱麻,怎么能吃得下饭?我装着扒饭,偷偷地看着他。当我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相碰时,我就赶忙把头低下。
“他平时就吃这么一点儿?”他突然用汤勺指着我,问巴尔伯兰妈妈。
“不,不,平时他胃口还很好。”
“活该,他什么都不吃那才好呢!”他说着,转过头问我,“那么,你是吃饱了?”
“吃饱了。”
“那就睡觉去,快睡!不然,我要发火的!”
巴尔伯兰妈妈朝我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叫我听话,不要顶嘴,其实,这个叮嘱完全没有必要。我一见他那个样子,哪还有一点想反抗的心思!
我赶紧脱衣服上床,但我心里一团糟,十分忧伤,怎么能睡得着觉呢!
难道这个人真是我的“爸爸”?我做错什么了,他用这种态度对待我?他和巴尔伯兰妈妈讲的都是“半截话”,那是什么意思?我努力控制住自己,不再想下去。一会儿,有人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我的床边,一股热气从我的头顶掠过。我立即断定,这肯定不是巴尔伯兰妈妈。
“睡着了吗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问。我没敢应声,怕他发火。
“他睡着了,”巴尔伯兰妈妈说,“这孩子一躺下就会睡着的。你可以讲了,不用怕他听见。”
“你的官司打得怎么样了?”紧接着巴尔伯兰妈妈压低声音问道。
  “官司打输了,输了!我们的钱都白扔了,”杰罗姆发了一通脾气后,接着说,“人残废了,成了个穷光蛋!到了这个地步,还没完,回到家还有这么个让人堵心的小家伙,你说,他现在多大了?你为什么不照我说的去做?”
“八岁了。杰罗姆,我不能那么做呀!”
“嗯,都八岁啦!这个年龄送他到孤儿院再合适不过了!”
“不,杰罗姆,不能那样,他身体不好,这个病好了,又来那个病,我们的小尼古拉,就是这样死的!”
巴尔伯兰妈妈叹了一口气,又接着说:“他和我们的小尼古拉,都是吃我的奶长大的啊!如今,我们的小尼古拉死了,这小雷米,就是我们的儿子!若是把他送孤儿院,他也会死的!”
“送孤儿院就会死吗?怎么可能呢?不会的,他会喜欢的,也会慢慢习惯的!”
“啊,杰罗姆,你不能这么做。”
“我不能这么做?难道我们要养活他一辈子?”
他们沉默了一会儿,我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,紧张得喘不过气来。
过了一会儿,巴尔伯兰妈妈又接着说:“如果他的父母来要人,那你又怎样向他们交待?”
“他的父母!他还会有父母吗?如果有的话,早就来找他了!八年都过去了,还能找不着?啊,我真蠢!一个十足的傻瓜!总相信他的父母有一天会来找他的,一定会付给我们一大笔抚养费的!哼,漂亮襁褓,华贵的襁褓!蒙住了我的眼睛!嗯,说不定他的父母早死了!”
“万一他们还在呢?有朝一日他们来向我们要人呢?我总觉得他们会来的!”
“女人都是死脑筋!”
“不管怎么说,他们要是真的来了呢?”
“不废话,你的脑袋就是一根筋!我们把他送孤儿院,他的父母不知道去孤儿院领人?唉,我说你烦不烦人?明天我要领他去见镇长。今晚我到弗朗索瓦那儿打个招呼,过一个钟头就回来。”门开了,又重新关上。他走了。
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,急忙喊道:“巴尔伯兰妈妈,妈妈呀!”
她急忙跑到我的床前。
“你要送我去孤儿院吗?”
“不,我的小雷米,不会的!”她温柔地亲亲我,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,“孩子,我和杰罗姆谈的话你都听到了?”
“是的。你不是我的亲妈妈,杰罗姆也不是我的亲爸爸!”
“可怜的孩子,本来,我应该把实情告诉你的”她说,“但是我怎能无缘无故地对我心爱的孩子说,我不是你的亲妈妈呀!你的亲生父母,我们不认识。如今他们是死是活,我们也不知道啊!”
巴尔伯兰妈妈轻轻地抱着我的背,继续说:“孩子,那是几年前的事了。那时杰罗姆在巴黎干活。一天早上,他经过两边栽满大树的布雷特伊大街去上班,忽然听到一个花园的门洞传出一阵孩子的哭声。他走过去,看见一个躺在门口的孩子。他四处张望想喊人,看到一个男人从一棵大树后面出来,溜掉了。可以肯定就是这个人把孩子丢在门口,自己躲起来,看看是什么人来捡这个孩子!杰罗姆面对拼命哭叫的孩子,不知所措。正好.其他工人也过来了,大家决定把孩子送交警长。”
我翘起脑袋,竖起耳朵,惊奇地听着巴尔伯兰妈妈讲着离奇的故事。
“襁褓里包着一个五六个月大的男孩,白白胖胖,漂漂亮亮的。警长判断:富有人家才有这样华贵的漂亮的襁褓,可能这孩子是被人偷走后又抛弃的!怎么办呢?警长记录了杰罗姆所知道的一切,以及孩子的相貌和没有标记的襁褓。警长说,如果没有人愿意收养,就送去孤儿院。如果有人收养,孩子的父母将来找到了,一定会给一笔优厚的酬金,来报答收养人的!杰罗姆听了这些话后,表示愿意收养,就把孩子抱回来了。那时,我的儿子小尼古拉和你一样大,我就喂养两个孩子。于是,我就这样成了你的妈妈了!”
“啊,妈妈!”
“三个月后,我自己的孩子死了,我就更加疼爱你了,完全忘记了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了。可惜的是,杰罗姆没有忘记,三年后,你的父母一直都没有来找你,杰罗姆就想把你送去孤儿院……”
“啊!不去孤儿院!”我紧紧抱住她大喊起来,“不!巴尔伯兰妈妈,不去孤儿院,我求求你!”
“不去,我的孩子,你不会去的,刚才你也听到了,我没有听他的话。这件事,我会安排的。杰罗姆不是坏人,你要知道,是忧愁和贫困才把他的脾气变得那么坏的。以后,我们干活,你也要干活。”
“你说干什么都行,就是不去孤儿院!”
“你不会去那个地方的,但是有个条件,你要马上睡觉,不要等到他回来时,还看到你睁着一双大眼睛。”她吻了我一下,帮我转过身,我顺从地躺在床上。
我们村里有两个孤儿院的孩子,他们穿得又破又脏;人们嘲弄他们,打他们,像追逐一条没有主人的狗一样追逐他们,正因为狗没有主人,所以得不到任何人的保护啊!我不愿意做孤儿院的孩子,我不愿意在脖子上挂个号牌!我不愿意有人追在我的屁股后面叫:“滚回孤儿院,滚回孤儿院!”想到这里,我就睡不着,浑身发抖,牙齿咯咯作响。还好,杰罗姆没有像他说得那么快就回到家,我终于睡着了。
整个夜晚,我在忧伤和恐惧中度过;整个白天,没有人同我讲过一句话。我暗暗庆幸:也许不用去孤儿院了!可是,中午,杰罗姆就叫我戴上帽子跟他走。
  ……


书摘与插图



星级指数: ☆☆ ☆☆☆ ☆☆☆☆ ☆☆☆☆☆
标    题:
内    容:
 
配送范围 如何交款 我的订单 售后服务 需要帮助
运费收取标准
■ 配送时间和配送范围
付款方式
■ 汇款单招领
如何查询订单情况
■ 怎样下订单
■ 退换货原则
■ 退换货处理
忘记了密码
 
  关于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汇款方式 | 帮助中心 | 合同下载
在线客服:江苏发行网温馨客服二 江苏发行网温馨客服四
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苏B2-20100342 备案号:苏ICP备10223332号
网站服务电话:025-51861377 服务邮箱:admin@jsfxw.com
版权所有 上书房 法律顾问团:鲍平 律师、邱宝军 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