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记密码
帐号
密码
  
欢迎光临江苏发行网
首  页 | 文化新闻 | 出版社 | 发行单位 | 出版观澜 | 馆配 | 图书 | 音像 | 报刊 | 电子出版物 | 文化艺术品 | 诗意名城 | 一字千金
动  漫 | 休闲游戏 | 手机小说报 | 视 频 | 文交会 | 文化焦点 | 名家名作 | 我新我秀 | BBS | EMBA | 29中 | 总平台
  购买本书的顾客还买过  
童乐开心剪1-8
童乐开心剪1-8
国际大奖小说(升级版)——时代广场的蟋蟀
国际大奖小说(升级版)——时...
学会爱自己(含3册)
学会爱自己(含3册)
窗边的小豆豆(新版)
窗边的小豆豆(新版)
问号小侦探——魔法城堡
问号小侦探——魔法城堡
问号小侦探——神秘的喷水池
问号小侦探——神秘的喷水池
  销售排行  
 编织记忆(注音版)
 《青铜葵花》
 世界少年文学经典文库:童年
 杨红樱成长主题绘本:小猪上学
 杨红樱成长主题绘本:七个小淘气
 让我安静五分钟
 101个影响孩子一生的小毛病
 倾情小说拼音本-亲亲的蛇郎
江苏发行网 >> 图书 >> 少儿
二十一世纪少年文学必读经典 苦儿流浪记
二十一世纪少年文学必读经典 苦儿流浪记
商品编号:JSFXW20091223194941 版号:9787539149394
开    本: 装帧:平装
版    次:2009-5-1 第一版
发行单位:江苏发行网
出版单位:21世纪出版社
著 作 者:(法)马洛
译    者:徐恩黎
商品数量:0本 被浏览1056次  缺货
商品折扣:7.9 折  赠送积分:0分  共节省3.00元
商品价格: ¥14.00元
¥11.00元
市场价 会员价

 推荐理由


《苦儿流浪记》是马洛最著名的作品,也是一本经典世界名著。这部小说问世后,曾被译成美、德、俄、日等多种文字。而且一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,它依然在法国被重印出版,并多次被搬上银幕。这其中就包括上世纪八十年代陪伴一代孩子们成长的动画片《咪咪流浪记》。《苦儿流浪记》写成于1878年。小说是当时社会的写照:农村破产、工人们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下艰苦劳作、童工数量剧增以及在法律允许下被残酷剥削。这本书使孩子们跟随着弃儿雷米一同经历亲人别离、贫困交加、挨饿受冻,也一同体验真挚的师徒情、朋友情、亲情等,随着小主人公的成长一同坚强地成长起来。本书故事生动曲折、富有感染力,能使孩子们受到许多教育。


 先读为快


《苦儿流浪记》是一百多年前法国作家马洛的代表作,他借助一个卖艺孩子传奇性的流浪生涯,向读者传达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。这部作品堪称苦难童年小说的鼻祖,曾获法国艺术院颁发的艺术大奖,并通过各种艺术表现形式广为流传,至今不衰。


目录


一 在养父母家里
二 维塔利斯先生的卖艺班子
三 背井离乡
四 我的第一次表演
五 在流浪中学习
六 维塔利斯先生被捕了
七 遇到米利根夫人和亚瑟
八 回到维塔利斯先生身边
九 灾难来临
十 在巴黎的经历
十一 让蒂利采石场
十二 被花匠一家收留
十三 天有不测风云
十四 前进
十五 在黑色的城市中
十六 死里逃生
十七 马蒂亚的友谊
十八 与巴尔伯兰妈妈重逢
十九 寻找
二十 在所谓的父母家里
二十一 出逃
二十二 追赶“天鹅号”
二十三 美好的结局


书摘插图


一 在养父母家里
  我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。
八岁以前,我也像所有的孩子一样,以为自己有一个妈妈。当我哭的时候,她会温柔地把我抱在怀里;当我睡觉时,她总要走过来吻我;在寒冷的冬天,她总是一边用自己的双手暖和我的脚,一边为我哼着歌谣;当我放牧突然遇上暴风雨时,她总是急忙跑来用裙子裹着我,领我回去……
她对我说话的态度,她看我时的神情,她对我的疼爱,她责备我时的那种温情……都使我相信她就是我的母亲。
后来我才知道,她只是我的养母。我没有自己的家乡,没有出生地,也没有爸爸和妈妈。
我度过童年的村庄叫夏瓦侬,法国中部最贫穷的一个地方。那儿土地贫瘠,农田很少,到处是长满欧石楠和染料木的丛林,丛林的尽头是荒野。只有在山沟、小河边,才有小块的草地,生长着巨大的栗树和挺拔的橡树。
八岁以前,我在养母家里从未见过男人,因为我的养母——巴尔伯兰妈妈,她的丈夫是个石匠,在巴黎做工。自从我懂事起,从未见过他回家,只是偶尔有人回村时捎个平安口信回来。
巴尔伯兰长期住在巴黎,因为那里有活干。他需要积蓄钱,当他年老体衰不能干活时,就可以回家同老伴一起靠这些积蓄过日子了。
十一月的一天,夜幕降临时,一个浑身泥巴的陌生男子停留在我家院子的篱笆前。
“我从巴黎带消息来了。”他说。
这句简单的话,我们曾不止一次听到过。但是这次说话的语气与以前完全不同,过去带信的人总还会说:“你男人身体很好,有活干。”
“呀,天哪!”巴尔伯兰妈妈紧紧捏住双手喊了起来,“热罗姆出事了吗?”
“嗯,但是您不用惊慌。是的,您男人受了伤,这是真的,他还活着,不过可能残废了。现在他在医院里……”
在巴尔伯兰妈妈的请求下,陌生人留下来吃晚饭,他给我们叙述了不幸事件的发生经过:巴尔伯兰半个身子被压在倒塌的脚手架下,有人说他不该待在那个地方,因此老板拒绝付给他任何抚恤金。
“可怜的巴尔伯兰真不幸,真不幸。”陌生人重复着,语气十分沉重,似乎在说,对巴尔伯兰来说,如果因为残废可以拿到一笔钱的话,那他是情愿成为残废的。
他把事情讲完后,又说:“我让他上法院去告老板。”
“上法院,这要花很多钱。”
“是啊,要是官司打赢了呢?”
巴尔伯兰妈妈想到巴黎去,但路途是那么遥远,旅费又是那么昂贵,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。
几天后,我们接到巴尔伯兰的来信,他让巴尔伯兰妈妈不用去巴黎,只是要寄一些钱给他,因为他要为受伤的事控告他的老板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过去,巴尔伯兰经常写信来要钱。最后一次,他在信上说如果没有钱就先把奶牛卖掉。
只有那些曾在农村同农民生活的人才知道“卖奶牛”这三个字所带来的痛苦。巴尔伯兰妈妈和我,是靠我们的奶牛生活的。它不但供给我们每天的饮食,而且还是我们的伙伴、朋友。我们抚摸它,同它说话,而它则用温柔的大眼睛向我们表达它的意愿和感情。
我们爱它,它爱我们。
现在我们要分开了。
一个商人来到家里,仔细地打量着我们的奶牛罗塞特。可怜的罗塞特似乎懂得了这一切,怎么也不肯离开牛栏,哞哞地叫起来。
“到后面去,把它赶出来。”商人对我说,并且把脖子上的鞭子递给了我。
“不能这样。”巴尔伯兰妈妈说。她手拉着缰绳,亲切地召唤奶牛:“过来,我的宝贝,过来。”
罗塞特不再抗拒,温顺地上了路。商人把它拴在马车后,于是它被迫跟着马走了。我们回到家,很长时间里都还能听到它的叫声。
现在我们没有了牛奶也没有了黄油。早晨一块面包,晚上土豆蘸咸盐。
狂欢节来到了。以前过节的时候,巴尔伯兰妈妈会用牛奶和面,用黄油爆锅,为我准备丰盛的晚餐。但这一次的狂欢节,肯定什么也没有了。
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中午我回家时看见巴尔伯兰妈妈正往一个瓦罐里倒面粉。
“小雷米,”她笑嘻嘻地说,“你猜我们用面粉做什么呢?”
“做面包。”
“还有呢?”
巴尔伯兰妈妈让我再猜,我又说了“面糊糊”,巴尔伯兰妈妈还是要我猜。我只好说:“我不知道,真的。”
“不,你知道,你是个好孩子,你不敢讲。你知道今天是狂欢节最后一天,要吃鸡蛋煎饼。可你知道我们没有黄油也没有牛奶,你不敢讲,对吗?”
“是的,妈妈。”
“我早就猜到了。为了让你高高兴兴地过个节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你看看木箱里有什么。”
我赶快打开盖子一看,里面有牛奶、黄油、鸡蛋和三个苹果。我马上明白了,这是巴尔伯兰妈妈为了我特意向邻居家借来的。
“把鸡蛋给我。”她对我说,“我打鸡蛋,你削苹果。”
在我把苹果切成薄片的时候,她把鸡蛋倒入面粉里,动手和面。她不时地加一勺奶,又把瓦罐放在热火灰上,好让面发得快些。
说实在的,我觉得白天似乎太长了,我好不容易才等到准备晚餐的时刻。
蜡烛终于点起来了。我迫不及待地把炉火烧得旺旺的,巴尔伯兰妈妈从墙上取下煎锅放在炉子上,她用刀尖挑了小核桃般大的一小块黄油放进锅里。
吱的一声,黄油在锅里化开了。一种好闻的、讨人喜欢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
锅里轻微的噼啪声和黄油的吱吱声,奏出一支令人愉快的乐曲。我和巴尔伯兰妈妈都满心欢喜地忙碌着。
不过,在这种乐曲声中,我似乎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。
那会是谁呢?
但我并不想分心去弄明白究竟,因为巴尔伯兰妈妈已经把勺子放在瓦罐里,白色的面浆像布帘一样轻轻地滑落在平底锅里。
一根木棍敲击木槛,门突然开了。
“谁呀?”巴尔伯兰妈妈问。她的身子纹丝不动。
一个男人进来了,火光照着他,我看见他身穿白色工装,手里拿着一根木棍。
“这里过节呢?你们过吧,不必拘束。”他粗声地说。
“呀,天哪!”巴尔伯兰妈妈惊叫起来,急忙把锅放在地上,“热罗姆,是你呀!”
她拉着我的手朝那个男人走去,她说:“雷米,这是你的父亲。”
我走过去拥抱他,他举起木棍挡住我并问:“这是谁?”
“雷米。”
“你不是对我说过……”
“是呀,但是……这不是真的,因为……”
“啊,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。”
他举起木棍朝我走了几步,我本能地往后退了。
“我看到你们在过狂欢节,”他说,“很好,我已饿极了。可是这么一点煎饼给一个走了十里路的人吃行吗?”
他看了一下周围,用木棍把房梁上仅有的几颗葱头捅下来,要巴尔伯兰妈妈再做一个汤。
巴尔伯兰妈妈什么也没说,赶紧按照她男人的吩咐做了。此时此刻,我靠着桌子偷偷地打量着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,再也不去想什么煎饼了。
这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,有一副令人生畏的面孔,神情呆滞。他头部由于受过伤向右肩歪着,这副难看的模样使人一看就感到不安。
这样的人竟然是我的爸爸!我要拥抱他,他却用木棍把我推开!
汤烧好了,巴尔伯兰妈妈往每个人的盘子里盛上汤。他开始吃了起来,偶尔看我一眼。我也不时偷偷地看看他,我局促不安,心乱如麻。
“他平时就吃这点吗?”他突然用汤勺指着我说。
“啊!不,他吃得很多。”
“要是他什么也不吃,那才好哩!”
我一声不吭,巴尔伯兰妈妈也不做声,她在桌子边来回忙着,小心翼翼地侍候她的丈夫。
“那么,你是不饿啦?”他又问我。
“不饿。”
“那好,睡觉去,要尽快睡着,不然我要发脾气的。”
巴尔伯兰妈妈看我一眼,示意我不要反抗,我立即爬上小床,脱了衣服躺下。
我睡不着。我很痛苦,这个人竟然是我的父亲,他对我这样冷酷无情。
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有人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近我的床边。我听得出,那不是巴尔伯兰妈妈的脚步。我立即装作熟睡的样子。
一股热气从我头发上掠过,我想起“我要发脾气”这句可怕的话,一动也不敢动。
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不照我的意思办?”我听到他问巴尔伯兰妈妈,“官司打输了,钱都白扔了。回到家居然还有一个小孩子!”
说到这里,他在桌子上捶了一拳,说了几句咒骂人的话。
“你为什么不把他送到孤儿院去?”
  “我用自己的奶水喂养大的,又是这么讨人喜欢的孩子。本来,我是想按你的要求去做的,可正巧他生病了。那时候如果送他上孤儿院,就等于让他去死。”
“那病好了以后呢?”
“病没有马上好,这个病好了,旁的病又来了。可怜的孩子咳得令人心碎。我们的小尼古拉就是这样死的。”
“后来你就把他养大了?你以为我们总能养活他?”
他们沉默了一会儿,我紧张得喘不过气来。
“到了巴黎,你好像变了,”我听到巴尔伯兰妈妈说,“到巴黎以前你不是这样说话的。”
“可能是。巴黎使我变成了残废。现在我们靠什么活下去?自己连饭都吃不上,难道还得养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?”
 “是我的孩子。”
  “不是你的,也不是我的。这根本不是农民的孩子。他不能干活,长得那么娇嫩、瘦弱!”
“可他是我们这个地方最好看的孩子,又机灵,心地又好。”
“好看能当饭吃?别废话!我明天把他送到孤儿院去。”他说,“就这样,烦死了。我今晚去看看弗朗索瓦,过一个钟头就回来。”
  “啊,热罗姆,你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  “只能这样做!谁能阻挡我?”
  他怒气冲冲地说完,开门走出去了。
  “啊!妈妈,”我马上从床上坐起来,喊着巴尔伯兰妈妈,
  “你要送我去孤儿院吗?”

星级指数: ☆☆ ☆☆☆ ☆☆☆☆ ☆☆☆☆☆
标    题:
内    容:
 
配送范围 如何交款 我的订单 售后服务 需要帮助
运费收取标准
■ 配送时间和配送范围
付款方式
■ 汇款单招领
如何查询订单情况
■ 怎样下订单
■ 退换货原则
■ 退换货处理
忘记了密码
 
  关于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汇款方式 | 帮助中心 | 合同下载
在线客服:江苏发行网温馨客服二 江苏发行网温馨客服四
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苏B2-20100342 备案号:苏ICP备10223332号
网站服务电话:025-51861377 服务邮箱:admin@jsfxw.com
版权所有 上书房 法律顾问团:鲍平 律师、邱宝军 律师